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权超丨小小的你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突然变成Mini超超的流水账日常。


-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

张超支着下巴思考人生,和受到惊吓完全清醒的金少爷面面相觑。

临睡前,张超突发奇想,要是他能变成十公分那么大跟着金圣权去看他上班就好了。没为什么,纯粹是无聊,男大学生期末考结束,工作又因为疫情不断后推,几个弟弟各忙各的没上门打扰,不排除是被金圣权明里暗里威胁过了,总之,这一阵的确是难得能过二人世界的好日子。

前提是工作狂金老师没安排。

 

柔软蓬松的羽毛枕从来没这么结实过,张超盘腿坐在枕头中央,前者表情凝重,后者表情惊讶而不失凝重——一觉睡醒山东大汉变成公仔,换谁都得饱受刺激。谢天谢地同步缩小的还有睡衣,不然这节骨眼他们家很难找出尺寸恰好的娃衣。

简单概括就是,张超醒来发现自己变小了。

“咱俩真的不是在做梦吗?”张超百思不得其解。

“超超,你刚才还反驳我了。”

金圣权单手撑着脑袋,侧躺在半边床上,从上到下扫视了张超一边,随后没什么卵用地提醒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宝贝儿你今天可得小心别被当成猫粮。

“我知道。”张超抓抓脑袋,把本就睡得乱七八糟的头发揉得更乱,“猫不都被你弄出去了吗?”

二十分钟前闹钟响起,张超睁眼漆黑一片,心下正疑惑呢,习惯性去摸手机却摸了个空。他心中警铃大作,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头顶却好像沉甸甸地被什么东西压着。四周伸手不见五指,看起来不像是早晨,起初张超以为自己是睡懵了,然而他爬起来看着脚底下的花纹忽然意识到这好像是他们家的床。

床怎么变大了?

迷你张超一路跋山涉水,爬出黑暗包围,努力攀登上未知的顶峰——然后他发现不是床变大了,是自己缩水了。

与此同时金圣权也被闹铃吵醒了。

金圣权疑惑张超为什么没亲自按掉,打着哈欠搂过来想要再和小男友贴贴,结果却扑了个空,张超眼睁睁看着他好大一只滚到自己这半边,然后迷茫地“嗯?”了一声,慢慢睁开双眼。

张超站在山顶,也就是枕头边儿,和刚睡醒的金圣权打了个照面。

“……”

金圣权呆了一呆,接着用食指戳了戳张超,茫然道:“这什么梦啊这?”

张超被他戳得险些掉下枕头,赶紧一个飞扑,抱住金圣权的一根手指,大声嚷嚷:“别戳了别戳了!大哥我快掉下去了!”

金圣权犹豫半秒,闭上眼睛,而后再睁开,发现张超依然抱着自己手指没松手,恍然大悟中带着一丝疑惑:“……原来不是做梦啊?”

“你都做什么稀奇古怪的梦啊!”张超抓狂。

于是,经历了兵荒马乱的十五分钟,包括但不限于把睡在床尾的六六捞出去,阻止试图进门扑床的卡卡和翘首以盼等待喂食的猕猴桃瑞比。现在的张超拢共十公分那么大,哪经得起家里三只猫扑腾啊?金圣权一边哄孩子一边想孩子他爸,收拾完猫咪们立马窜回卧室。

进屋时张超正费劲巴拉地解开了手机密码锁,在键盘上拍拍打打,给助理发消息取消这两天的行程。

金圣权凑过来说:“我帮你?”

张超拍完最后一个可怜可怜的表情按下发送,累得瘫倒在床边,“我要瘦了。”

“可不,现在你还没卡卡重。”

金圣权顺手拎起迷你张超放到枕头上,好让对方不至于被棉被淹没。

张超怨念地看他一眼。

两人在床上有一句没一句的消磨时间外加排除可能性,连昨晚睡前张超多吃了一把烤串都被提炼出来正经八百地讨论。张超受不了,说这烧烤店又不是一天开门我也不是头回光顾他家,咋的就这一次我吃了突然变小啊???

金圣权说那谁知道呢。

隐约知道真相并且不想说实话的张超卡了个壳。

金圣权没发现他的异常,随手按掉自己设置的闹铃,接着若有所思地看着张超。这人不说话的威慑力比张嘴时大,单看表情高深莫测,然而张超知道金圣权绝对要说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话来。

“一个小问题,超超。”金圣权把张超捧在手心,举高到和自己实现平齐的高度,眨巴眨巴大眼睛,慢吞吞地问,“你吃什么啊?”

张超:“……”

这确实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一般来说,他俩的生物钟会直接省略早餐快进到吃中饭,大部分时间出门或外卖,小部分时间取决于心情在家做点什么。金圣权口味偏西式,张超则不太挑食,冰箱里零零散散堆放着两人买的半成品和速冻食材。

张超站在金圣权的睡衣口袋里,胳膊正好架在口袋边,扬起脑袋看男朋友习惯性地先拿出一罐咖啡。

“牛奶还是热水?”金圣权体贴地问。

“热水,”张超对自己的中国胃认知明确,“杯子对我来说是不是太大了?”

金圣权扭头去看张超日常用的那只马克杯,伸出食指和大拇指比划了一下,肯定道:“可以给你泡温泉。”

张超呵呵冷笑两声。

“我是不会在杯子里泡澡的你死心吧。”

一阵翻箱倒柜,好不容易从碗柜深处找到两只迷你白酒杯,尽管这杯子看起来也有张超头那么大,但显然是他们家目前能找到的最合适的选择了。

洗漱尚可解决。张超有准备漱口水的习惯,让金圣权拆了一包自己站在洗脸台上咕咚咕咚漱了好几回。期间卡卡大概是找不到张超又闻到了张超的气味,一直跟在金圣权身后喵喵叫。

金老师把洗漱完的小男友放到餐桌,布偶猫咪呜一声,直接跳了上来。

张超震惊:“我从来没觉得卡卡这么大过!”

金圣权乐了,把加热后的三明治切了一小块放到张超碗里,顺嘴道:“要么你试试能不能在咱们家骑猫?”

脾气超好的布偶猫凑近缩小版张超闻闻嗅嗅,张超大着胆子伸手去摸,奥斯卡就亲昵地凑过来。平时听上去不明显的咕噜咕噜现在跟拖拉机在面前开似的,卡卡甚至乖乖趴下,一个侧翻躺在桌上。

尾巴扫到正在喝咖啡的金圣权,少爷熟练地把猫毛从三明治上捡走。

动作行如流水地让人心疼。

张超对金圣权的提议跃跃欲试,但显然猫咪可不是什么好控制的生物,卡卡乖巧归乖巧,DNA里并没有携带愿意让人当坐骑这一属性,面对张超上蹿下跳想要爬到自己背上的行为,布偶疑惑,且持续性左右打滚。

金圣权吃个早饭的功夫手机响了两三次,他边用余光注意张超的动静边回消息,一心二用,险些把发给助理的内容手滑错屏进工作群。剧组群的“十点线上排练”六个字光鲜硕大,底下清一色回复收到和OK,金圣权想想也回了个emoji,然后再抬头,发现张超不见了。

金圣权:“超超??”

桌面以下传来艰难地回声:“我在这儿!”

金圣权起身一看,迷你张超不知何时从桌上掉到椅子。金圣权赶紧把人捞起来放到自己眼皮子底下,然后轻轻挥手将还要跟他们玩的两只猫都赶下餐桌。六六甩着鸡毛掸子似的大尾巴冲后爹嘤嘤撒娇,转头又被瑞比拨过来的玩具球给吸引了注意力。

金圣权心有余悸地让张超钻进他的口袋,“太危险了超超,我建议你今天别离开我视线。”

张超嘀咕了一句什么,听不清,毕竟他现在只有十公分左右,金圣权看着小朋友飞快哧溜进去,竟然从毛茸茸的后脑勺里看出一丝尴尬。金圣权思索片刻,食指戳戳口袋,张超在里头扭来扭去躲避。

“超超,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

“宝贝儿?”

“……”

“亲爱的……”

话音未落,张超猛地探出脑袋,恶狠狠叼了金圣权的手指一口。

“你戳我腰子了!”

想也知道,张超的窘迫无非来源于丢脸二字,金圣权见自己猜中,就没再继续追问。被咬的那一口既不疼也不生气,但金少爷还是很给面子地小小声说:“超超,你弄痛我了。”

张超摩拳擦掌,看起来像能再给他一口。

美好的一天从逗男朋友开始。金圣权笑得停不不下来,美滋滋收拾掉餐桌,揣着口袋里的宝贝进书房开启本日工作。笔记本电脑呈现半开状态,会议频道陆陆续续有人进入,提示音叮咚作响,金圣权把自己的水杯挪开,让张超从他手掌心跳到桌面。

“给你倒杯水?”金圣权问,“我可能一下午都得耗这儿。”

“我可以喝你的。”张超在马克杯边探头探脑。

可你不觉得这很像浴缸吗?金圣权脑袋里这样想,话却识时务地没说出来,他从善如流地表示张超下午干什么都行,只是别离开自己视线。

“好恶趣味啊圣权。”张超故意揶揄,“不会是有那种养宠物的癖好吧,你?”

鼠标点击开启摄像头登录线上会议,金圣权抬头时的表情真诚不作伪,好像真的思考了一番张超这番话的可行性,而后点一点头。

“不是不行。”

金圣权坦然道:“如果是你想的话。”

张超立马表示No thanks。

 

正式开工后金圣权就没再逗张超了。

他们家面积很大,书房基本是金圣权在用,书柜里摆满了专业书籍和各种从美国买回来的小装饰品;张超比较喜欢琴房,只有写论文才会来书房,顺带打劫金老师进行不收费的课外辅导。

但他见过好多次金圣权工作时的样子。

四舍五入,他俩算是因为工作认识,还不是很熟的时候张超就见过金圣权投入工作的专注模样。家世显赫的公子哥儿,低调得令人惊叹,如果不是别人说闲话自己也不会知道。工作人员私下打趣喊金圣权少爷,少爷本尊却没在工作时展露过丝毫脾气。

金圣权只对专业苛求。张超很早就清楚这一点,这方面他俩是一样的。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默然忍受命运的暴虐的毒箭, 或是挺身反抗人世的无涯的苦难, 通过斗争把它们扫清, 这两种行为,哪一种更高贵?……”

 

轮到金圣权朗读时,眼睛余光留意到茶杯垫儿上的小人站了起来,小跑到鼠标边拖走了自己的手机,然后在屏幕上挨个儿拍打密码解锁。

过了会儿,张超拖曳着跟他差不多高的手机,把备忘录给金圣权看。

 

-你好像天桥底下贴膜的。

 

金圣权眉头微松,有点儿想笑,但很快又轮到他的台词。于是金老师一面正儿八经地念剧本,一边伸手,食指慢条斯理地点着键盘,拼拼凑凑出一句完整的话。

 

-等我失业了就去

-老师不是铁饭碗吗

-经济下滑,不好说

-啧啧啧……

 

张超打完这三个字还煞有介事地配音加摇头晃脑,金圣权得强忍住不去逗对方,免得在视频里露馅。

但还是有人听见动静。

一个不认识的女声忽然问:“哎,圣权,你那儿什么声音?”

张超一个激灵,瞬间抿嘴不讲话了。

金圣权神态自若地继续打字,说:“哦,那什么,我养了猫。”

 

-宝贝,我看你很喜欢那个提议

-?

-宠物

 

张超这次回都没回,拖着金圣权的手机到桌边作势要推下去,这动作不知戳中了金少爷什么笑点,金圣权忍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滑动椅子到镜头外无声大笑起来。

张超回味片刻,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简直比猫还猫。

“我知道了,超超。”

笑够了,金圣权才摊开掌心,用气声对张超说。

“来。”

微弯的大眼睛里笑意盎然,使人无法拒绝,金圣权用眼神鼓励张超跳到他手里。张超纠结几秒,最后在“反正干嘛都很无聊”和“让我看看你到底想玩什么花样”中选择后者,乖乖爬了上去。

他坐稳后拍拍金圣权,示意自己OK了,金少爷手指微蜷把小朋友拢在温热的掌心,随后便滑动椅子回到原位继续工作。

这是一个全新的视角。

摄像头看不到张超,也看不到金圣权放在桌面底下的手正捧着他的小男友。而对张超来说,也没有那次像今天这么近距离的跟对方一起工作。

上次黄子发群里的那篇认真工作男人最帅的彩虹屁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嘛……下次换我工作的时候试试好了。

张超这样思索,靠在金圣权大拇指上选了个舒服的姿势,在对方好听的声音里逐渐迷糊起来。

在读完长长的一段台词后,金圣权发现张超似乎又睡着了。

好可爱。

金圣权不负责任地戳戳小张超脸蛋,换来对方一个不自觉地翻身。

更可爱了。金圣权在试图得罪张超的路上越走越远,胡思乱想着能不能和对方商量一下就用这个大小藏进包里一起去上海。

 

直到睡前张超还没变回来,焦虑地坐在枕头上问金圣权怎么办。

金少爷打了个哈欠,拉好被子,顺带也替张超拉了拉小毛巾,安抚道:“明天要还这样咱就发朋友圈众筹。”

“让大家都知道我变小了是吗?那我连谁第一个冲到咱家都想好了。”

张超吐槽:“发朋友圈有啥用啊!”

金圣权说:“没用,但可以让大家都知道我男朋友特别可爱。”

张超:“……”

张超被人用轻而易举地推到,然后掀起衣服亲亲肚皮,他脸唰地一下红了,不排除是金圣权靠得太近导致温度急剧上升。

金圣权真心实意地说你很可爱啊宝贝儿,哪怕你只有十公分,也是全世界最棒的十公分。

 

张超:……

张超:好像是在夸我,不确定再听听

 

张超手脚并用拉好衣服,板起脸严肃地说:“那咱俩换换,你变十公分我也夸你可爱。”

金圣权当真想了一想,然后轻快地说好呀。

“?”

“如果我变成这么大的话。”金圣权比划了一下高度,“超超能带我去学校上课吗?”

“???”

“放包里塞口袋都可以,我不挑。”

“不是……”

“我说了啊,超超的一切我都想知道,所以如果能变小和你一块儿呆上几天,我为什么要拒绝呢?”

“………………”

 

太过了。太超过了。

这就是金圣权,直球打得坦坦荡荡,喜欢就是喜欢,热烈的爱意从来不必也没任何理由进行隐藏。

 

黑暗中,金圣权能感到张超爬上自己的枕头,接着碰了碰他的嘴唇。

金圣权诧异道:“超超?”

张超沉默了一会儿说:“还是别变小了,不方便。”

金圣权:“啊?”

张超:“就比如说现在我很感动想给你一点奖励,但介于咱俩的尺寸并不匹配,所以奖励作废,懂了吗?”

卧室里诡异的安静了大概有五六秒,这才传来颇为遗憾的一声叹气。

“哦……”

 

五分钟后。

金圣权:“明天还有效吗?”

张超:“我劝你还是先想想明天要变不回来怎么办吧。”

 

 

fin

 

这篇就多少沾点儿坎坷……本来想写一些可爱的,但不太擅长,所以一直删一直改一直删一直改,在文档里躺了半个月才勉强写完。

以及阻挡南方写手的罪魁祸首竟是气温(。)

总之mini超超一定很可爱,让我揣兜里带走!

评论 ( 28 )
热度 ( 508 )
  1. 共1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