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白日梦蓝 14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没完全脱缰,毕竟我在拽绳子。


 

14


龚子棋难以形容他在看清阿云嘎的脸时究竟想些什么。

年轻人肃杀的脸上有片刻茫然,紧接着他注意到王晰,骤然绷紧起来。王晰看了阿云嘎一眼,象征性地问,“我给你俩让个地儿?”这声音龚子棋太熟悉了,就是这段时间以来一直站在幕后的没有显露真容的那个男人。

现在对方却在征询阿云嘎的意思。这说明什么?

本能使他戒备。龚子棋脑海中惊涛骇浪,想到多年来自己和同事们的错信错认,以及蔡程昱……不会有人怀疑阿云嘎,根本不可能。蔡程昱甚至将阿云嘎视作追赶的目标。可转念一想,许多原本说不通的事情都通顺了,最大的助力源于内部,政府部门压根没放弃过关于R计划的研究,不然这二十年研究所是如何逃过大众视野,堂而皇之地进行人体实验。

金圣权的存在就是最好的证据。

“我猜你有很多问题想问。”

阿云嘎语气如常,像龚子棋第一天到警局报道时那样,冲他点点头,再招一招手。

“来,子棋,过来看。”

他的上司,蔡程昱憧憬的目标和老师,正站在罪恶的根源前朝他平静地说“你过来看”。龚子棋百感交集,他一方面觉得阿云嘎不应当出现在这,可另一方面,他控制不住地挪动脚步,机械地走到阿云嘎身边。

透明玻璃的监控下,左右各有一间房。金圣权双眼紧闭躺在左边的床上,一墙之隔是抱着脑袋喃喃自语的张超。

“他们怎么了?”

龚子棋没想到自己一肚子的疑问最终问出来的却是,“你们也对张超动手了?”

王晰摇头。

阿云嘎则头也不转地问:“你觉得人类和神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王晰嗤笑,大步朝另一个方向离开。

龚子棋一时间不明白两人在玩什么花样,可阿云嘎似乎也不需要他真的回答,只是自顾自地问,问完之后继续说,“你看圣权,他已经很完美了,可是这么多年,无论我们用什么手段都没能让他彻底忘记张超。开始我以为这是人类的劣性,后来发现这恰恰是人和神最大的不同。神爱世人,博爱宽宏,人却做不到。”

龚子棋冷静道:“他本来就不是神。”

面对昔日下属的呛声,阿云嘎不以为意。

“这个世界的不公平随处可见,不是人人都跟你一样能被余笛护着长大,顺利读书就业,认识三五好友。”他顿了顿,望向囚笼中的二人,淡淡道,“至少他们两个不行。”

“我也不行。”

二十年前被送到新建研究所的第一批孤儿,年纪都不大,有的还只能抱在怀里。当时尚年轻的两人站在二层平台向下看,目光不经意间便带上怜悯。

王晰问,你确定还要继续吗?

阿云嘎反问为什么不?

这仍不是终点。

 

蔡程昱又睡了一觉。

说是睡也不准确,并且这不是一个完整的觉。余笛软禁了他,承诺一旦接到龚子棋就迅速送他俩离开这是非之地,除此之外不肯透露任何讯息。蔡程昱尝试和守卫套近乎,毫无疑问失败了,几个来回后余笛甚至不惜让洪之光亲自来看他。

在绝对的武力压制面前蔡程昱没什么可抵抗的,只能煎熬地睡过去,然后——

在一阵细小的,奇怪的蜂鸣声里醒来。

蔡程昱顶着乱糟糟的脑袋,疑惑地看着停在窗口的机械小鸟,直到虫嘴里吐出黄子弘凡的声音。

“蔡程昱?”红宝石似的眼睛闪了闪。

摄像头!蔡程昱顿时反应过来,压着嗓音小声确认:“黄子?”

“可算找着你了。”小鸟长舒一口气,接着切换成高杨的口吻,“黄子在尝试定位你,大概需要两三分钟。”

“太好了!我刚还在想该怎么忽悠光哥放我走呢!”蔡程昱从床上蹦起来,跑到窗边双手捧起小鸟,一股脑儿把自己知道的全交代了,“张超他们被抓了,子棋没危险,你们有查到更多关于研究所的资料吗?”

“超儿被抓了?”高杨惊讶。

“你不知道?”蔡程昱更惊讶,“你们不是一起跑……”

“一言难尽。”黄子弘凡咂嘴,“简单来说我们跑散了,龙哥救了我和羊儿,但我俩现在被关在川儿哥家里,打算等会儿趁川哥睡了浅浅破坏一下他家的安保系统。哎蔡程昱不是我说,你被人跟了一路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神经就这么大条吗?”

“啊???”蔡程昱震惊万分,“龙哥跟踪我?”

“……”

“……”

“不重要,研究所的资料我们查了,顺带还查了张超和金圣权,的确有所收获。”高杨及时拉回话题,与此同时黄子弘凡插话进来,说已经定位到蔡程昱所在,让蔡程昱揣上机械小鸟给他指一条守卫最少的路逃跑。

蔡程昱双手合十祷告:“别让我打光哥就行。”

虽然黄子弘凡很想犯这个贱让蔡程昱乌鸦嘴一回,但事态紧急,他也不敢造次,在高杨的监督下为蔡程昱的翻窗跑路导航。地下城的构造曲折回环,幸好之前蔡程昱和龚子棋来过许多次,哪怕摸黑也能准确辨别方向。一路上他都不敢回头,房间里随便摸的鸭舌帽紧紧压着脑袋,生怕被监控拍到踪迹。

然而地下城的主人真的毫无察觉吗?

余笛听到下面人汇报,眉头轻轻一皱,旋即叹气:“孩子大了一天到晚总想闯祸怎么办?”

洪之光不在,没人回答他。

放眼望去,黑云压城城欲摧。

余笛喃喃自语:“也不知道大龙能不能赶得上。”

 

过了会儿南枫敲开余笛办公室的大门。

“余老师,蔡蔡偷了一辆我们的车。”

“……”

“车上有追踪器,显示车往南边去了,要顺便处理一下吗?”

怎么处理?是追过去把人再打晕一次带回来,还是追过去帮着把另一波人打晕?

“……去行政处登记一下车辆损耗,记在子棋头上。”

南枫的表情见怪不怪,道了声好便关门离开。

余笛捂着脑门心想,毁灭吧,郑云龙这猫东西也不知道要隔岸观火到什么程度。

 

金圣权在床上睁开双眼。

麻醉剂的效果很好,他足足睡了六个小时,这对以往的金圣权来说不可思议。作为被改造的人类,“Jason”有超强卓越的能力,也有常人所没有的缺陷。他无法做梦,语言系统的缺失和长年累月的生活环境让他进一步失去了编织梦境的能力,金圣权的睡梦中只有回忆,无穷无尽的回忆。

关于张超的回忆。

金圣权怔怔地看向头顶的天花板,麻醉剂带来的后遗症让他一时半会儿无法挪动身体,只有大脑是清晰的。脑海里最后一个画面是王晰挟持了张超,男人脸上混合笃定与怜悯,金圣权没法眼睁睁看着张超咽气,那一刻他不得不承认王晰的话无情却有理:他们早就不是一路人了。

他独自逃离深海,把一切杀戮和噩梦抛在身后,渴望从深渊里握住那缕阳光,可越是迫切地想要证明爱与思念不会流逝,现实带来的阻力就越大。

爱意化作数不尽的麻烦,铺天盖地朝他们涌来。

少年时代的相遇是一场美丽梦境,两个同样孤单的小孩儿彼此牵挂陪伴,兄弟,亲人,朋友……没有一个词能准确概括走过艰难黑暗岁月的二人。可人生并非童话,海底不是天堂。张超离开后,金圣权无数次想念他,希望心心念念的人能在自己身边,可每次接受手术和训练时他又庆幸张超不在,因为如果张超留下来,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多了一个像他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玩意儿。

他被剖开,被缝合,被打碎,被重塑。

王晰帮助另一个人制造他,同时也研究他。

“你真的还有人类的情感吗?我都不信,这个实验里活下来的……人,从没有一个真正拥有过那种东西。你们不再是人了,是机器,是半神。”

王晰说,“我会清洗你的记忆。”

金圣权倏然紧张,双手按着桌沿,浑身肌肉一块块紧绷起来。

“这是为你好,圣权。”这是王晰最后一次喊他的原名,“张超的身体承受不起后续实验,按流程,所里要对他进行报废处理,但我想用这个筹码和你做一笔交易。”

王晰微笑,说我可以清洗他的记忆,尽可能为他安排正常人的生活,过去的十多年他都会不记得包括你——但张超能平安地活下去。

金圣权听见自己的声音。

“好。”

 

“张超本来就是实验品之一,是因为中途出了差错,不得不停止,我们才给他安排了正常人的身份,让他继续活下来。这一切的前提就是金圣权——Jason的诞生。正如你所看到的这样,Jason拿自己换了张超,代价是之后的所有手术和洗去部分记忆。”

阿云嘎语速很慢,也很仔细,像是怕龚子棋听不懂似的。

“……可他并没有忘了张超。”

“因为回忆是人类最宝贵的财富。”

金圣权忘过。在张超离开的头几年,金圣权的确不记得了,脑子里空白了一块连带着感情也变得淡薄,像一具行尸走肉般活着。可随之时间推移,越来越多的细节如青苔一般繁衍,海水覆盖着研究所的秘密,阴暗却滋生出更多的不解。

金圣权第一次问“张超是谁”的时候被医疗组报告给了王晰,等待他的是又一次清洗,但这次的效果明显大不如前,不到一年,金圣权再度想到“张超”这个名字。

记忆连根拔起,直到几年后金圣权完完全全记起张超,并把这些日积月累的思念变成一次成功的越狱。

但他忘了最重要的部分:张超为什么会从研究所销声匿迹?

“为什么?”龚子棋还是那句话。

阿云嘎仿佛没听见,盯着抱着脑袋自言自语的张超说:“你看,他快记起来了。”

“我问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龚子棋一拳挥了过去,没打中阿云嘎,反而狠狠砸在结实的玻璃墙上。墙体震动的声音微不可闻,玻璃则毫发无损,阿云嘎侧首看了剑拔弩张的年轻人一眼,奇怪地问。

“为什么不可以?我只想证明我的理论。”

他抬起手,指尖在半空中画了个圆,龚子棋瞬间感到喉咙被人攥紧。

阿云嘎恍然大悟:“你不懂,因为我们并非同类。”

 

tbc


似乎这个月还能再憋一章...

今年看起来能完结的样子(好耶

评论 ( 18 )
热度 ( 109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