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权超丨某年某夜万圣节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一个无聊的情侣日常。超超给哥化妆。


时间线:某年万圣节


-


眼前一字排开的口红和彩妆让金圣权梦回演出后台。

十月底,万圣节,难得的休息日,金少爷刚结束一部新戏的演出,正是来之不易的假期,他从上海飞回北京,落地便直奔家里,朋友约金圣权出去喝酒出去嗨都让他一一婉拒,还被调笑了几句归心似箭,家教甚严。

金圣权哈哈大笑,照单全收,显然是被调侃惯了。

不过回到家就没这么走运了。张超不在,迎接他的唯有三只嗷嗷待哺的崽。行李箱扔一边,金圣权任劳任怨地去开罐头,趁着猫咪们挨个儿排排坐吃饭的时候他延迟想起来翻朋友圈。果然,重度社交用户张超小朋友今日工作排满——真是太不巧了,金少爷坐在沙发边叹气,看着猫猫们吃完饭互相舔毛,心里颇觉遗憾。

他本来打算给张超一个惊喜,悄悄买了回北京的机票,心里期待回到家一开门就能抱到穿着睡衣的小男朋友,如果张超迷迷糊糊还没醒就更好了。结果天不遂人意,张超不但一大早起床出门,看朋友圈这文案,估摸着没个八九点钟回不来。

金圣权随手捞起蹭到他腿边的布偶猫,指尖绕着绒绒的尾巴,另一只手则抽出手机给张超发消息。

 

-Bab今天万圣节……

-咋?你今晚要出cos吗?和剧组一起?

-我意思是,猫在我手里,我在咱家里,你在哪里

-你回北京了?

-Surprise

-……一点都不惊喜好吧,我今天工作满到炸

-噢……

 

录音棚内,张超的表情一惊一乍,小助理提着外卖咖啡进门看到这一幕很想一键查询老板的精神状态。

“张老师?”

“啊?噢,怎么了?”

张超赶紧放下手机,拆开星巴克的外卖纸袋,喝上今天第一口热乎乎的拿铁。

“和您确认一下咱们晚上还有一个小采访,大概是一小时后,预计四十分钟左右。然后之前您说想拍点万圣节主题的照片发微博,所以我们是采访结束后直接去,还是?”

张超想起来这事儿了。万圣节嘛,年轻人的聚会,黄子弘凡半个月前就撺掇张超和他一块儿cosplay出门,不过张超最近工作多,没一口答应,甚至还坏心眼的让黄子去祸害高杨或者梁朋杰。

选前者的理由很简单,谁不想看怕麻烦的高哥被摁在化妆镜前来回折磨呢?要是能看到高杨变脸那可真是太值票价了呀!

“我回家自己弄吧,”张超想起家里从天而降的大猫咪,找了个合理的借口,“采访完你就可以下班了,今天万圣节,不去跟男朋友约会?”

小助理迅速板起脸:“张老师,你要约会不要拿我们工人阶级做借口。”

说完就溜了,生怕被恼羞成怒的老板打击报复。

张超在助理身上不大不小地吃了个亏,哼哼唧唧发微信给金圣权指定今晚夜宵名单。当然,指望金少爷下厨是万万不可能,除非张超某天心血来潮想吃煎蛋牛排,所以他仅仅是选了一家常点的外卖店铺发过去,并且表示,“去年圣诞节煮热红酒的配料好像还有剩。”

金老师知情识趣,收到并回复OK和墨镜小人儿。

 

这也就是为什么酒足饭饱以后,金圣权会被张超按在化妆镜前。

张超很专业,把人打发去洗了脸敷了面膜做了基础保湿,顺带还给自己换了一身黑T。金圣权从镜子里看了看,疑惑道,“你那件联名不是扔洗衣机了吗?”

张超头也不抬地说:“穿的你那件。”

我说呢,怎么看起来好像更宽松了。金圣权还没来得及把话说出口,张超就开了一瓶色号明显不对的粉底液。金圣权纵然没给自己画过妆,也知道这瓶绝对不适合他的肤色。可张超看起来兴致勃勃,把粉底液弄在手背上对着光看了看,然后大刀阔斧地——涂上了金圣权的脸。

“嘶……”

冰凉的触感让人倒吸一口气,金圣权一把抓住小男友拿着美妆蛋的那只手,手腕细细的,当事人的表情也很无辜。

“超超,”金圣权无奈,“你真的会化特效妆吗?”

张超笑得像只计谋得逞的小狐狸,被人握着腕子点点头。

金圣权对张超向来是纵容的,带着一点微妙的长辈心态,无论对方玩什么花样他都耐心配合,哪怕张超时不时提点儿非分要求。只要不太过分,金圣权没有不应的。因此,即便张超现在看起来要拿自己当试验品练手,金圣权也仅仅是犹豫片刻,视死如归地松开双手。

微微下弯的眼尾温柔无限,从镜子里看向张超,后者脑袋里条件反射蹦出六个大字:温柔乡英雄冢。

这也太OOC了吧!张超晃晃脑袋,把这不靠谱的念头扔到九霄云外。

“我能期待吗?”金圣权不抱希望地问。

“嗯……”

张超思索片刻,再度拿起美妆蛋拍拍打打对方的脸,自信地说我看过教程了。

金圣权很想知道张超究竟什么时候开始研究这玩意儿的。

如果说家里必须有一个人会化妆的话,肯定是张超无疑。小朋友好学且要强,学什么都上手飞快,金圣权还记得前两年有次采访临时找不到化妆师,张超自己抓了头发画了全妆便开车去目的地了,半点没给别人拍他素颜的机会。

可是素颜也很可爱啊。金圣权神游天外地想,超超不化妆看起来更像男大学生了。

“你没啥要求吧?”张超往他脸上糊了两款粉底液,一边砌墙一边不走心地发问。

金圣权摇头。

过了几秒他又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缓缓地说,“别让我做变装Queen就行。”

“……”

还禁止泥塑了还。

上完底妆,整张脸一下子变得阴森可怖,金圣权左扭右转地端详自己,不确定地猜测,“咱们今晚的主题是吸血鬼伯爵吗?”说完他还咧咧嘴,露出一口白牙。

散粉刷无情地扫过去,糊了吸血鬼一脸。

“美得你,还伯爵。”张超吐槽,“中国只有僵尸好吧,我看看上哪儿去给你整个黄符贴贴。”

金圣权扁扁嘴,随后被人以手指挑起下巴,大眼睛茫然地对上张超。

张超略微有些不自然。

身为究极颜控,张超的交友审美第一条里就写着“长得好看”四个大字,所以那年刚到长沙他就瞄上高杨,觉得人家白白嫩嫩长得跟糯米团子似的好看。结果时间久了发现这是颗如假包换的芝麻球。金圣权也是如此,圆溜溜的杏眼放在别人脸上是纯洁无辜,偏偏到他这儿,狭长的眼尾重重下压,弯出几多温柔缱绻。实在太引人注目了,太吸引人了,没谁能在大少爷深情款款的注视下全身而退,张超也不能。

“超超。”

冰凉的手指摸上脸蛋,一路捏到耳垂,金圣权的声音飘飘忽忽像是从遥远的天边传来。

“你耳朵好红。”

“……”

张超板起脸拍开那只试图调情的手,警告他说,“管好你的手。”

金圣权默然片刻,噗地一下破了攻,整个人向后栽进椅子里,伸长手臂将自己舒展成一条猫的形状,笑道:“画吧,不逗你了,今晚画成奥特曼我也顶着这张脸出门。”

张超:“……”

张超:“哥,你太看得起我了,我有那水平给你化奥特曼吗?这么喜欢奥特曼明年生日我找个大号手办给你放家里日夜观摩好吧?”

一阵小情侣间的无意义拌嘴后,张超总算开始拿笔在金圣权脸上画画。为避免画得歪歪斜斜影响成品,张超必须和金圣权面对面,起初是站着,弯腰凑过去勾勒线条,冰冰凉凉的液体随着细小的笔锋在脸上划开,不一会儿张超的腰上就多了一双手。兼职化妆师小张动作一顿,似乎想勒令对方松手,可金圣权也没太过分,仅仅是轻轻扶着,若即若离的碰触。

不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张超说:“金老师。”

金圣权感到自己膝盖被分开。

“别乱动。”张超离得更近了,腿碰着腿,呼吸几乎轻洒在金圣权脸上,弄得后者呼吸微乱,本能地握紧手里的腰。

这算挑衅吗?金圣权不确定,然后那支在他脸上涂涂画画好半天不知道弄了点什么的笔终于离开,取而代之的是嘴唇柔软的触感。

“太干了,”张超居然还认真评价,“你唇膏呢?怎么不用?”

金圣权一边抱怨边睁开双眼:“超超,你偷袭……”

话未说完,他看见镜子里妆容精细的自己。典型的万圣节风格,半张脸蔓延开细碎的黑色花样,像蜘蛛织网,又似石纹裂缝,小男友不愧是选修过美术的,第一次给自己画也画得像模像样。仔细看似乎还有点灵魂摆渡造型的影子,不知道是不是偷偷研究过了。

金少爷圣心大悦,当即抱住小朋友甜甜蜜蜜地说宝贝儿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声音黏糊,爱意更黏糊,搞得张超差点脱不了身,没法完成后半段工程。

后半段,也是最点睛的部分,张超并不是简单地给金圣权涂了个口红,而是在上过一边色后,直接用指腹抹开嘴角,营造出令人遐想的痕迹。

“大功告成。”

张超掰过金圣权的脸让他看镜子,大少爷眉头微皱,似乎有什么不解。

“不喜欢?”

金圣权的神情若有所思,起身站直靠近镜子摸摸自己并不存在胡子的下巴。他本就比张超生得高挑,整个儿身型像大了一号,这么一站,张超几乎是被他堵在化妆镜和人中间。金圣权假模假样地品鉴了一番,而后脑袋一歪,一手撑在镜面,冷不丁地俯身凑近张超,亲昵地说:

“超超,我觉得你这个口红没涂好。”

他没给张超反驳的机会,轻柔的吻迅速落在嘴唇。

巧克力味的口红将亲吻变成糖果,含在口中连人也是甜的。张超不记得自己有咬对方,但大概率是有的,因为分开后金圣权的唇妆晕开一片,简直是明目张胆地昭告天下他俩刚刚在干嘛。而他也被推挤着,半倚半靠坐到桌沿,一条腿踩地勉强保持平衡。

张超缓过神来从对方眼中看见自己的倒影,不加掩饰的柔情蜜意,怪不得粉丝随手一拍都显得金少爷深情款款。这玩意儿纯属天赋,学也学不来。

张超用手指戳戳金圣权肩膀,清清嗓子。

“干嘛呢你,差不多得了啊,整完我还得拍照营业呢。”

金圣权认真考虑了几秒,“我也拍一个?”

张超:“?”

张超:“不是不行,但你那酱油色的滤镜是真不行。”

 

fin


彩蛋:

朋友圈自拍,极简风高哥(只戴了假面)和花里胡哨全套版吸血鬼小黄(妆发all in),圣权的照片会被评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因为化得很认真),超超一如既往,卷生卷死,美美自拍+附文“自己画的”。

评论 ( 18 )
热度 ( 330 )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