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白日梦蓝 12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好,让我们逐渐脱缰(…


-


“十多年前起你们就不是一路人了,Jason,你这么聪明, 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这是张超听见的最后一句话。他从石缝间跌落,被一个陌生的男人操控机械挟持自己来威胁金圣权,张超见过这个男人,在金圣权给予的幻境中,对方面对龚子棋也是那样一张波澜不惊的脸。而现在男人就站在离他不远地方,背对自己,意味深长地告诉金圣权不该让重要的人身陷险境。

张超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从他的角度,也看不见王晰究竟是什么表情。

他只看得到金圣权。

金圣权在长久的失语中无知无觉地被机械触手缠绕四肢,摁住肩膀,压下膝盖,直至双腿跪地。王晰低头,伸手去拍金圣权的肩膀,跪在地上的人忽然浑身一震,微不可察地抿紧嘴唇。

王晰仍然在说话,可张超离得太远,听不清了。

金圣权身上穿的还是张超给他找的那一身,一路奔波,擦了又擦,早已失去原本的颜色。金圣权安静地像一条鱼,溺毙海中,没有只言片语,然而他浑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都紧绷着,越来越明显,越来越肉眼可见——他在无法克制地发抖。

是电流。

张超终于反应过来,急地张嘴想喊,可他费尽全力却始终发不出一丝声音,那些将他捆绑的金属触手一寸寸收紧,空气中的氧气逐渐稀薄,喉咙被什么东西卡住似的,眼前的画面随着时间的流逝开始模糊不清。

坠入黑暗前,张超忽然明白金圣权为什么一直试图阻止他们来救龚子棋。

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想要查清楚一个人的生平对黄子弘凡而言易如反掌。

高杨的猜测有理有据。他们逃出生天时只觉得庆幸,冷静下来复盘郑云龙的行动模式和字里行间的意思,才觉出微妙的地方。郑云龙能掌握蔡程昱的行踪不奇怪,他能想到余笛会用什么招,也能夸一句谋略得当,可当提到“金圣权”时郑云龙笃定又回避的态度,实在让人疑窦丛生。

这事儿问鞠红川是问不出个所以然的,鞠红川不帮着郑云龙骗他们就算不错了,黄子弘凡想都没想就决定直接带着高杨去撬鞠红川的机房。

高杨想了两秒说:“靠谱吗黄儿?”

黄子弘凡也跟着想了两秒,决定用一个比较靠谱的方式迂回解决。

入夜后,高杨佯装犯困早睡,黄子弘凡偷偷摸摸找到鞠红川,以自己送给高杨的宝贝落在城寨为由非拽着鞠红川一起回去找。鞠红川得了郑云龙的叮嘱,当然不肯放这闯祸精离开,于是黄子弘凡勉为其难地描述了一番“宝贝”的模样,痛心疾首地退让一步表示:哥你帮我拿也行。

对此鞠红川没有丝毫怀疑。

支走房主,黄子弘凡便拉着高杨正大光明地撬了鞠红川的秘密基地。

作为警局情报部门的一份子,鞠红川的消息向来是最快的,黄子跟他要好,也有很大一个原因是他俩都对电脑感兴趣。

科技狂人小黄熟门熟路地黑进了好哥哥的电脑后台,轻而易举打开数据库,在发现鞠红川的用户名后缀居然是Annie时,极其微妙地停顿了一下。高杨捕捉到这一停顿,好奇地问:“怎么了?”

黄子弘凡往在资料库里输入“金圣权”三个字,随口道:“高杨,你说我把我的用户名改成Lars_Gy怎么样?”

高杨皱了皱鼻子,反应过来那个Annie是什么意思,无奈地伸手捏了一把黄子弘凡的脸。

“哎疼疼疼……”

“话多。”

两人压低了声音交谈,在因为心虚而没有开灯的机房里显得格外隐秘。

黄子弘凡一边盯着屏幕里不断跳跃的数据和进度条,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高杨说话。他们怀疑郑云龙知晓更多内情,继而想到问题的症结或许在金圣权,要想查一个人,最简单也是最笨的方法就是检索资料库里所有叫这个名字的人一一比对,所以黄子弘凡想办法支开鞠红川,借用了对方的数据库。

然而结果出乎他们意料。

进度条推到100%,检索结果显示为零,这意味着他们不但没有找到金圣权,甚至连同名同姓的人也不存在。“金圣权”这个名字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抹去痕迹,没有过去,不见未来。

黄子一愣,直接道:“不可能。”

他扑到键盘上敲打,边回忆边列出更多细节:性别,年龄,地区……可无论怎样,结果都是一样,屏幕中央的零明白无误告诉二人——金圣权不存在。

黄子弘凡不信,头脑风暴思索究竟还有哪里出了纰漏,高杨一言不发将手覆盖在他握住鼠标的手上,提醒道:“如果金圣权是R计划的产物,研究所一定会想办法抹去他的存在。”

黄子弘凡的表情好看了一点。

高杨沉吟片刻,脑海中忽然闪过郑云龙离开时问的那个问题,用两根手指在键盘上戳戳点点,慢慢打出另一个人名。

 

张超。

 

高杨冷静分析:“超儿提过他们俩是小时候的邻居,也许我们可以尝试从他的资料入手,寻找蛛丝马迹。”

研究所再缜密,也做不到将当年所有活着的人都改变记忆,张超能平安长大就是最好的证明。如果一切都如金圣权所言,如张超所记得的那样,那么他们儿时生活过的地方,一定会留下知情人。

他必须要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鞠红川的数据库被打开的同时,一条登录提醒通过内网,秘密地发送到另一个人手里。

他看着手机里的提示,知道事情已经闹大,有人在顺藤摸瓜查R计划的来龙去脉和研究所的前生今世。

只可惜他们想错方向了。

男人抬头看向电脑,一分为二的屏幕赫然是张超和金圣权。张超昏迷不醒,躺在一间纯白的单人房内,而另一边则是注射了镇静剂在接受身体检查的金圣权。

或许此刻称呼他为Jason更合适一点。

免提电话里传来医疗队队长恭恭敬敬的声音。

“Jason离开研究所太久,我们要对他做全面的检查。”

“为什么他当初会暴走?”

“到目前为止合格的实验品只有Jason,从数据上来说他完美无缺。但……医疗组内部经过讨论提出了一个新的猜测,或许是Jason各方面指标都很好,精神,肉体和机械三方面在他身上融合得太过完美,所以才出现了不可控因素。”

比起机器人,Jason有人类的感情,行为模式也更趋近人类。

男人平静道:“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医疗队队长犹豫不决:“当初我们拿到的方案是要让实验品更接近‘人’。”

准确来说,上头的指令是让他们造神。

这听起来不可思议,但在几百年前,人们也觉得上天入海是绝无可能的事。

“现在不需要了。”

 

滴答。

漫无边际的黑暗里,水滴机械地掉落中央,荡出圈圈涟漪。四下无人,无论朝哪儿走都只有沉闷的回音,规律的节奏敲击着本就意识模糊的人的心脏,张超迷迷糊糊地想,我为什么会在这儿啊?

他踌躇着向前,脚下踩过的每一步都像是踏水而行,有一瞬间张超怀疑自己是玻璃鱼缸的一条鱼,但很快他又推翻了这一猜想。鱼缸是能被触碰边界的坟墓,而他已经走了很远,远到玻璃制品容纳不下的程度。

“有人吗?”张超不确定地喊了一声,“圣权?”

声音远远飘去,融进水滴,落在脚底。张超茫然低头,突然发现即便是这样漆黑的环境中他也能看清自己。

这说明什么?他不在一个真实存在的地方。

记忆的门窗倏然开启,张超想到上次金圣权让他看见的东西——

思绪到这,黑暗中便仿佛有什么破裂了,细微的声响转瞬即逝,然后张超听见有人说话。好几个他不认识的人在说话,激烈的争执,冰冷的交谈,张超顺着声音的方向跑去,黑暗中的质点越来越大,变成一群身穿白大褂的医生。

张超气喘吁吁的在医生面前停下脚步。

 

“经检验,该次实验的实验对象各项身体指标均正常,符合手术要求。”

“植入机械已准备。”

“精神科就位。”

“心理组就位。”

“医疗队全体待命,是否立即进行手术,请指示。”

“批准手术。”

 

七八个医生围着同一张手术台,每个人都戴了口罩看不清脸,用冷冰冰的语调陈述事实。张超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但当他扫视过每一双眼睛时都克制不住地心惊。

尤其是他预感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手术台的中央,平躺着一个身形瘦削的青年,他安静地躺在那,苍白的皮肤还没有日后手术带来的疤痕。张超站在外围,看医生们换好蓝绿色的手术服,锋利的手术刀在头顶灯光的照射下寒光阵阵,刀尖顺着青年的皮肤无声滑进,很快血渗了出来。

他们不像在对一个人手术。

张超的嘴唇开始颤抖,下意识地想要后退,可脚下忽然如灌了铅似的挪不动。恐惧和反胃交替骚扰着他的情绪,张超不得不闭上眼睛,可那些人毫无温度的交流还是一字不落地进了他的耳朵。

金属碰撞的声音,皮肉破开再缝合的声音,监控血压和脉搏的说话声。

漫长的折磨使人虚脱,张超甚至觉得自己是被死神的镰刀架着脖子过了几个世纪,等到彻底结束时,他已经大汗淋漓。

张超睁开眼睛,看见手术室里,白的,红的,蓝的。

金圣权躺在那里流了好多血。

 

记忆,回忆,光怪陆离。

碎片,痕迹,难以寻觅。

这是他错过的十多年。

 

tbc

评论 ( 17 )
热度 ( 103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