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白日梦蓝 11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


接到汇报,王晰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

他抬头看监控大屏,玻璃房内龚子棋正仰躺在单人床上,一手枕着脑袋,一手握住纸巾揉成的球,规律地一下下往天花板抛。

王晰知道他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心理战,除了玻璃房的全程监控,王晰并不在其它方面亏待龚子棋,该有的东西全都提供,只一样,龚子棋的所作所为都会暴露在人前。龚子棋虽然不适应,但到底受过训练,确认自己逃跑无望后很快冷静下来,不再回应来自研究所的挑衅。

王晰说要给他的朋友们准备一份大礼,龚子棋清楚自己的性子,担心无心之言会暴露更多,索性一言不发。

王晰望着屏幕,漠然道:“冥顽不灵。”

说完便转身离开。

底下的虾兵蟹将抓不到金圣权王晰不意外,毕竟是他一手培养出来的实验品,当初藏在研究所十数年不见天日都能找准机会杀出去,现在想要瓮中捉鳖,怕是晚了点。

余笛计划周全,乍看之下确无破绽,蔡程昱不知内情,所以不存在演戏的成分,一片真心日月可表,但——金圣权并非常人。

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技术共存于一具肉体,他既有属于人类的感情,同样也被赋予了机械的精密。

弧形门前,王晰停下脚步,偏过脑袋用虹膜解锁打开大门。

房间里整整齐齐列队着他的plan B。

 

漆黑的甬道里,张超一时反应不过来,被人摸着脸正儿八经地表了回白。

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张超慢了半拍意识到金圣权跪在他面前捧着他的脸时,第一反应居然是“好凉”。抚摸着自己脸的那只手,掌心温度不高,指尖温度更低,凉意一点点攀上耳朵尖,金圣权不带半点停顿,直到指腹揉上耳垂才轻声说:“好热。”

张超分不清到底是金圣权太凉还是他迟来的尴尬太热。

那双记忆里清澈的大眼睛,离得近了更见漂亮,即便是几乎没有光源的地底,也无法错认金圣权凝视自己的神情。张超一瞬间窘迫,再之后便是茫然无措,“你……”他结巴了一下,刚起了个头想要说点什么,后面的话却没准备好,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继续。

问金圣权什么意思?问金圣权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意思?还是问……这他妈到底几个意思?

张超脸色变了又变,最后纠结地捂住眼睛,低着脑袋说你让我冷静冷静。

金圣权乖乖松开手,坐到张超对面不再言语。

狭窄的通道仅能刚好容纳下他们两个,张超一手撑着脑袋思考剧情是如何跳跃到这儿,一边怀疑金圣权所说的“喜欢”和正常人理解的是否一致。

不是不信金圣权。这世上有一种人生来就坦荡从容,不会说谎,也不擅长编造,可金圣权这些年如果真是在研究所里与世隔绝,他说的喜欢可能是正常感情吗?“张超”对他而言,或许仅仅是儿时的一个影子,因为从未得到便失去,所以铭记的更为彻底。张超不是小孩子了,知道什么是喜欢什么是爱,哪怕天天阴阳黄子弘凡跟高杨,他也没做拆散人家情侣的王母娘娘。

原本他只想帮金圣权一把,可现在金圣权却说喜欢他。

十三四年,沧海桑田,由不得他生疑。

张超边想,边下意识地抿紧嘴唇,视线从指缝间漏出来,不着痕迹地黏在对面的人身上。金圣权穿得还是出逃时张超给换的那一身,一路磕磕绊绊,灰的灰黑的黑,简直像是挖煤的。

张超说要想想,金圣权便什么话都不说了,给足张超充分思考的时间,只偶尔投过来几眼。

巷道寂静,唯有彼此呼吸时的轻微声响。

张超总是偷看金圣权,几个回合下来,没办法次次都及时挪开,不经意间二人目光相撞,唰地一下,莫名的热意直直窜上脊背,很快烧得他耳朵都红了。张超不自然地伸手去摸,但摸了两下后意识到金圣权仍旧盯着自己,不禁一顿,有些恼怒道:“你是不是觉得我不会跟你生气?”

金圣权不明白,但这不妨碍他表达自己。

那张不久前还冷冽如霜的脸,此刻神情柔和,目光眷恋地缠在张超指尖。

张超收回摸着耳朵的手,面对金圣权正襟危坐。

“权儿哥,你说喜欢我,我信,可我们这么多年不见,你喜欢的是什么时候的我呢?咱俩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的喜欢也是喜欢。你对我很可能只是哥哥对弟弟……”或者说那种亲人间的感情。

不是感觉不出来,金圣权对自己的特别留恋,可张超仔细想了,任凭是谁掉落那种环境十余年,一朝梦醒,都会拼命抓住最亲近一段关系当做救命稻草。什么样的爱都无所谓,只要是爱,就仿佛有了重回人间的指望。

金圣权溺水太久,是一只十足的水鬼。

漫长的沉默淹没黑暗,张超说完这几句就起身拍拍裤子打算继续向前,金圣权跟着站起来,嘴唇微动,似乎想要反驳,可他说不过张超,有些东西亦无法在此时解释,只能用行动表示。

腰上被什么环住时张超还以为是金圣权的手臂,一愣,回头却发现金圣权瞬间变了脸。

下一秒一股巨大的力量迅速“抱着”自己的腰后撤,金圣权伸手来抓,却还是晚了一步。

“圣权!”

冰冷的指尖划过手腕,张超本能地喊出声,环在腰间的金属手臂却非人力所能抵抗,张超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强行带出通道,脚不沾地的连同尘泥碎石落入另一个更宽阔的空间。

金圣权眼睁睁看人陷入骤然破碎的砖缝,惊悚之余是彻底的愤怒,金属臂穿透的墙面留下不小的裂痕,他想都不想就跟着跳进去。

那是一段早就废弃的矿井,寻常地图上亦不可见,却不知道王晰是怎么找到这里。

“玩够了吗?”

王晰面色如常,仿佛金圣权不是自己逃出研究所,而是在他的默许下离开。

研究所主理人的身后,十数只形同章鱼的座驾整齐排列,当中那只的金属触手正牢牢挟持住张超。金圣权从高处落下,面无表情地任由那些研究所制造出来的附属产物们将自己包围,王晰站在最显眼的位置朝他微微一笑。

金圣权说:“把他还我。”

王晰摇头。

金圣权陡然神色一凛,右手五指紧握,虚虚地在半空中抓了一把,离他最近的“金属章鱼”连触角带座驾被掀翻在地,无机质玻璃凭空碎成千百块,重重嵌入操纵机器的人的身体,鲜血溅得到处都是,衬得他肤白血红如鬼魅罗刹,而剩下几条完好的“触手”顺着始作俑者的手腕翻转直奔王晰——或者说是王晰身后的张超。

然而不等金圣权攻势所至,挟持了张超的大“章鱼”便迅速舒展开剩余的金属触角,像蚕茧一样将张超包裹其中。

金圣权顿时一惊,张口道:“不要!”

冰冷的金属重压加身,逐渐收拢形成一只密不透风的茧,张超被困其中无法动弹,却能感觉到空气愈发稀薄,呼吸艰难。他脑袋晕晕乎乎,什么也看不清楚,而那些被金圣权操控着撞击过来的触角们,每一下碰撞都发出嗡嗡的声响,震得他几乎要昏过去。

王晰这才开了口。

“不想让他死在这,就跟我回去。”

话音刚落,趁着金圣权全身心都在张超身上,列队的“章鱼们”突然齐齐发作,十几条触手骤然缠紧这个不稳定份子。一对一,金圣权当然杀得出去,可他心系张超安危,深知王晰素来说得出做得到,不敢亦不能在这个时候拿心心念念的人的性命做赌注。

犹豫不过转瞬,金圣权便任凭机械触手将自己缠绕,压迫,直至跪地抬头。

做完这一切,王晰大手一挥,包围着金圣权的“章鱼们”顺势散开,留出一条笔直的路。王晰缓步走近这个耗尽他十数年心血的完美实验品,在金圣权面前停下,而后温和了声音,用陈述的语气说:“你很在意他?”

“他”指的是张超。

金圣权不语,王晰笑笑说:“既然在意,就不该让他身陷险境。”

“十多年前起你们就不是一路人了,圣权……Jason,你这么聪明,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郑云龙把高杨黄子往鞠红川家里一扔就拍拍屁股走了,挥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连半句解释都欠奉。黄子当着郑云龙的面又乖又怂,一个字都不敢多问,可郑部长前脚刚走,后脚他就缠上了鞠红川,哥哥长哥哥短的想从鞠红川嘴里打听出点什么来。

只是鞠红川知道的也不多,黄子弘凡追问半天,也就问出一句“郑云龙让我帮忙带孩子”,别的一问三不知。

一计不成黄子弘凡又生一计,打算趁鞠红川不备,连夜溜回城寨的据点,借助原本的资料库查查蛛丝马迹。

高杨对这份勤奋态度表示了强烈的惊讶,毕竟高杨心里清楚,要想让黄子弘凡主动对张超施以援手,简直是痴人说梦。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高杨疑惑道。

对此小黄振振有词表示:“我最讨厌欠人家了!”

地底逃亡时,要不是张超眼疾手快推了黄子弘凡一把,几人也不会就地分开,但正是因为张超那敏捷的一推,黄子弘凡才侥幸逃脱被坍塌的石块压死压伤的命运。事后高杨没说什么,可黄子弘凡越想越觉得别扭,也许对张超来说仅仅是救人的本能,换成谁张超都会这么做,可自己……唉,为什么偏偏是张超啊?是高杨就好了,还能整一波英雄救美……美救英雄……

“什么英雄美不美的?”高杨没听清黄子弘凡嘀咕什么,抬手摸摸小狗的额头,“傻了?”

黄子弘凡哀怨地叹了口气,用力揉揉自己僵硬的脸蛋,然后不管不顾地扑到高杨怀里连着要了好几个亲亲。

“别亲了!我刚忽然想到一件事……黄子弘凡!”

高杨半推半就让人啃了一脸口水,脑袋里忽然灵光一闪,抓住一个无法解释的关窍。

黄子弘凡头顶浮现出一个实体化的问号。

高杨使劲把人推开,认真道:“郑部长是不是知道什么内情?”

黄子弘凡:“啊?”

面对还未意识到关键所在的黄子弘凡,高杨轻轻一抿嘴唇,吐出自己心中的疑虑。

“生活不是拍电影,郑部长刚好出现在那还有备而来救了我们,你不觉得实在太巧了吗?”

 

tbc


太久没更新了导致我写之前狠狠地重温了一遍前面的内容……

不是坑了55 是我突然卡住了

评论 ( 19 )
热度 ( 114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