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权超丨蛋糕不分大小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小情侣日常黏糊文学。


时间线:9.12

没开车,但不给发,所以打啵情节特供凹3。


-


饶是张超抵达无锡前就知会过金少爷,在开门的瞬间,金圣权还是惊讶地睁大了眼。

张超没穿白天拍摄用的古装,一身简单的白T配运动裤,黑发毛茸茸的,看起来不久前才洗过澡,然而刘海却一眼可见是特意做的造型,发丝弯成一个不太明显的逗号。松松垮垮的下摆被欲盖弥彰塞进裤腰,更衬得张超腰细腿长,锻炼得当。

金圣权一手扶着门边,从上至下将本该在北京的小男友扫了一遍,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

张超咳嗽两声,假意掩饰道:“在你隔壁开了间房。”

他倒是没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江苏。

开学后,聚少离多成了事实,纵使金圣权能把高铁飞机坐成包年VIP,张超还是过上了睁眼闭眼只能看见一次男朋友的日子。

金老师上半年闲得人神共愤,下半年忙得神人更愤,年关未至,几个剧组就把他的微信聊天记录给塞爆了,恨不得一天掰成两天用,让金圣权想办法整个哆啦A梦的任意门回家。

金圣权顺理成章地问:“去你那儿?”

张超站在酒店走廊当中,左右望去都是紧闭的房门,正色道:“不好吧,被人看见怎么办?我可是明星。”

金圣权被他逗乐,眼角弯起露出一个好看的笑,没说话,扶着门的手却五指用力,将房门拉得更开。张超摸摸鼻子,见好就收,从善如流地侧身挤进了男朋友的商务间。

房间一角,陪伴大少爷东奔西走五六七八年的超大号红色行李箱大剌剌地摊开,露出里面收拾整齐的衣服配件。张超瞧着某个角落眼熟多看了几眼,忽然意识到那是他俩常用的牌子,忍不住老脸一红,腹诽金圣权怎么出差还带这东西——

莫非他早知道自己会送上门来?

张超胡思乱想,把自己绕进死胡同,金圣权却不知道他在瞎琢磨些什么,给人倒了水就乖乖地脱衣服解扣子准备扒光自己。

张超:?

张超:!

张超飞快地站起来,大喊一声:“你干嘛?”

金圣权理所当然地说:“洗澡啊,不然呢?”下一秒他反应过来张超的过度反应究竟为何,不禁失笑,没什么卵用的安抚说,“你来之前我刚打算洗澡。”

“……”张超当机立断,“进浴室再脱。”

金圣权开玩笑说又不是没看过,行动上却老实听话,把牛仔外套扔到沙发就穿戴整齐的进了浴室。张超听到里头传来水声后悄悄地松了口气,偷偷摸摸拿了大少爷丢在茶壶旁的房卡,溜回自己房间去了一趟。

等到金圣权卸妆冲澡完毕,张超已然猫咪似的大摇大摆坐在他房间中央唯一一张沙发上,两只手握着手机,眉头紧皱,噼噼啪啪不知道给谁回消息。

金圣权这会儿才有工夫问小朋友的来意。

“超超,来无锡有工作啊?”

他边说边弯腰从冰箱里摸了一罐苏打水,指节一弯一拉,咔地一声,气泡哗哗奔涌而出。张超听见动静竖起耳朵,头都没抬便说出自己一早准备好的腹稿,“拍点后面用的物料,在附近的一个古镇,叫什么……惠山古镇?”

金圣权微妙地一顿。

虽然灌饱了洋墨水,但祖国的大好河山金圣权也没少看,听完张超的话第一反应是:要去古镇干嘛巴巴地跑来无锡?北京附近不是有古水北镇吗?

不过金少爷识时务,没戳穿小朋友话里的毛病,而是乖巧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张超对线完助理,确认过自己第二天回北京的航班,把手机握在手里来回转,开始没话找话。

“诶,你什么时候改喝苏打水了?”

金圣权拿苏打水的姿势和他在家拿酒杯时如出一辙,无论易拉罐还是玻璃杯在他手中都好像比别人手里的更贵一些,偏他十指瘦长秀美,握着杯身罐身亦或是音乐会的话筒都好似爱抚情人,漂亮的指尖摩挲表面,小指微微翘起,却并不显得女相。

金圣权无奈扁嘴,说我生病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医生建议多喝水,还让我禁酒禁海鲜禁一切好吃的。

张超下意识去看他的脚。

“还疼呢?我看你几场巡演都挺正常的啊。”

金圣权立马奇了,反问:“你还看我返场视频呢?”

张超:“……”

张超试图狡辩,东拉西扯说微博时间轴有毛病,主页推送我也不想的,但来都来了不看白不看……你说对吧?

金圣权心说我听你鬼扯。

巡演进行到现在,金圣权已然跟着剧组跑了好几个城市,天南海北,除却几场不可抗力的延期取消,大末收官几乎已是眼前之事。

不知道音乐剧导演是不是都对青岛有特别的偏好,金圣权记得自己去年马蹄的末场是青岛,摇滚年代的末场也是青岛,今年灵摆的最后场次居然也暂定了青岛。只不过往年他还能和剧组朋友们吃海鲜喝啤酒,今年嘛……

“想都别想,”张超警告他,“把嘴给我闭上。”

金少爷委屈吧啦地用力抿了抿嘴,颇有些被人狠狠欺负了的鬼模样。

他这幅做派,张超最初还会被骗到,觉得金圣权白长一米九二这么大个子,看着花名在外浪荡多情,实则人情练达还不如几个弟弟来得老道。只是随着时间推移,张超惊觉金圣权属于见多识广返璞归真的类型,许多次不着痕迹的提点和示好,事后问起却是满腔真心实意,让人无法回避。

他见惯世事,许多东西不过是懒得回应,并非不知。

面对金圣权无缘无故的示弱,张超脑袋里警铃大作,故意岔开话题,教育他:“好吃的什么时候不能吃啊?等你病好了回北京请你吃大餐。”

不等金圣权吐槽北京是美食荒漠,张超又补充道,“我亲自下厨,够诚意了吧?”

金少爷见好就收,美滋滋地表示这还差不多。

不过他仍旧好奇,喝完手里的苏打水把饮料罐往垃圾桶一扔,低头时意外发现角落里四四方方摆着个小号保温袋。看标识看大小,估计是蛋糕无疑。

金圣权:?

张超在他身后不自然地清清嗓子,说那什么……虽然迟是迟了点,但你生日我可没忘哈。考虑到你现在吃东西得谨遵医嘱,我特地买了个四寸的小蛋糕。

“水果的。”张超特意强调。

金圣权拎起保温袋,转身双目灼灼地盯着张超。

张超说着说着忍不住为自己辩护,嘟囔道:“别这么看我啊!又不是我故意送的迟了……谁让你今年生日在南京巡演,我都没计较你计较个……”

话音未落,他被金圣权连人带保温袋抱进怀里。


……(略)……


延迟过生日的人笑得温良恭俭让,说话声音也温柔体贴,唯有手指不老实,缠啊绕啊,像是要将小男友化作绕指柔。金圣权声音裹着蜜糖,说超超,我问的不是保温袋里那个呀。

张超状况外地说:“啊?”

金圣权的指尖滑过张超手心,引得后者轻轻一震。

大猫咪笑眯眯道:“这儿有个大蛋糕呢。”

 

fin


前天晚上研究了下时间轴,金哥11-12在无锡,超超10号微博ip显示江苏,13号才闪回北京,通过评论区答复【惠山古镇】检索可知,这地方在无锡………………

虽然IP会延迟显示……

但就是说,你俩别太巧了(。)

评论 ( 26 )
热度 ( 211 )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