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传闻中的白月光

现代都市paro

权超/羊凡,微量哲凡



-



“哎你听说了吗?”

“张总上个月飞美国是为了注册离婚!”

“?真的假的,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那还能有假?正常人哪受得了长年这么分居啊,再说了,张总身边不是还有那个……”

“哪个?姓高的姓黄的还是姓龚的?”

 

……

 

午休时间,园区食堂人头攒动,每个档口前都排着六七八九个人,金圣权和李向哲挤在一堆叽叽喳喳的女孩当中来到甜点自助台,耳朵里不受控制钻进许多奇奇怪怪的八卦。

李向哲面不改色伸手夹走最后一块草莓慕斯,脸上八方不动,实则听八卦却听得很认真,待女同事们心满意足地离开后,他手肘轻轻一撞正在犹豫吃牛角包还是吃曲奇饼干的金圣权,压低声音道:“看见没?八卦中心永远是咱新媒体部的。”

“啊?”金圣权完全没留神刚才走的人说了什么,下意识道,“大哲你说什么?”

“关于我们总裁的八卦啊,说他为小情儿闹离婚要财产分割呢。”

金圣权将巧克力牛角包放进餐盘,嘴上道嗯嗯对对,财产分割。

李向哲:“……”

李向哲:“你听没听我说话?”

“听啊,怎么没听,说咱们小张总呗。”

金圣权又往自己餐盘里夹了一份炒饭,外加两对奥尔良烤翅,这才慢吞吞地把视线从食物上挪开,朝李向哲耸肩。

“说呗……等一下,大哲,你不会也信这个吧?”

“啊这。”

李向哲思索片刻,不想暴露自己过分八卦的事实,委婉表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嘛。”

金圣权叼着块蓝莓酱曲奇饼干唔一声,表示知道了。

 

说起来,话题的中心人物“张总”在普通员工们心中是个挺神奇的存在。

传言他年纪不大,手段不小,还没成年就已经能代替爹妈跟合作伙伴谈生意,高中毕业后开网店创业,第一桶金就赚了六十万,最后收手不干的理由竟然是学校不批假期无法出差。

“这传得也太夸张了。”

某日公关部团建,两杯下肚后小黄主管大手一挥表示,张超他哪是因为不能出差被迫关店的,明明是初恋出国进修给闹得……什么?你问我怎么知道的?那年圣诞节出国的机票还是我帮张超抢的呢!

于是公司内部盛传张总冲冠一怒为红颜,金银财宝都是过眼云烟,只可惜初恋白月光眼高于顶,是天上星辰海底明月,所以张总回国后黯然神伤,忍痛继承万贯家财。

“他俩没分手啊。”

消息传到市场部,高经理听完笑靥如花,两手一摊。

“谁说初恋必须分手,张超跟他对象是青梅竹马,唔……”

转念一想,高杨又道,“白月光也说得通,这年头白月光不都得学艺术嘛,人是学唱歌的。”

八卦爱好者们纷纷追加细节:张总老婆是学艺术的。

谣言愈演愈烈,很快就进化到“张总年纪轻轻事业感情双丰收,不但有钱还有个漂亮老婆”——那阵子张超正在牵头一个市内的大项目,忙得脚不沾地,压根不知道公司里究竟发生什么,龚子棋偶然回公司一趟找高杨李向哲吃饭,听到茶水间小妹说起这些,当即噗出去一大口茶水。

“有什么好羡慕的?”

龚子棋边拆咖啡包边嘀咕,“一天到晚异地恋,太不靠谱了,白月光迟早变成白米饭。”

他说完就撤了,没想过自己也会被加入八卦,成为传言中的一部分。

等到张超忙完,有时间回公司瘫着的时候,发现秘书助理看他的眼神都透露出某种诡异。

张超:?

难道是因为我过完年还没给你们调薪吗?张超迷惑了。

几天后李向哲对接新同事入职,领着刚回国工作的金圣权从人事部出来,恰巧撞见贾凡拎着一袋奶茶跟他们部门的小姑娘交头接耳。李向哲好奇心上来,凑过去问了句怎么了?贾凡便努努嘴,让他看向不远处正在接电话的楼层秘书。

“行政聊八卦呢。”贾凡说。

“聊啥啊?”

“聊你领导呗,还能聊啥。”

李向哲一挑眉,贾凡便随手打发小姑娘提着剩下的奶茶先回办公室,自己当场开了一杯半糖波霸四季奶青暴风吸入。

“说咱们张总啊,家里红旗飘飘,外边彩旗不倒。”

金圣权在一旁扶了扶眼镜,纯良无邪地说啊?不会吧?我看张总不像这样的渣男啊。

不等贾凡说话,李向哲就递给他一个图样图森破的眼神。

“来来来,圣权我跟你说啊。”

不愿透露姓名的李大好人拍拍新同事肩膀,循循善诱,说这个,男人有钱就变坏,你懂吧?像咱们张总这样常年异地恋的,跟黄金单身汉有啥区别?指不定哪天就守不住诱惑出轨了呢?就是可怜他那个据说很漂亮的白月光未婚妻了,啧啧。

金圣权的眼镜又“叮”一下。

 

“嗯……你说得有道理。”

金圣权点头,充分表示理解和赞同。

“异地恋确实挺不靠谱的。”

 

吃过午饭,李向哲继续回电脑前捣鼓他的策划案,金圣权顺手打了支香草味的甜筒,一边吃一边溜达往园区中庭晒太阳。

时值初春,万物复苏,放眼望去到处都是新鲜绿色,很是赏心悦目。金圣权呈猫状把自己摊开在小花园里晒了快二十分钟太阳,烘得浑身暖洋洋才回办公大楼,他前脚刚进电梯,转头便撞见错峰吃饭回来的高杨,两人在电梯里打了个照面。

周围没别人,高杨也懒得装,含笑在金圣权之后按下高管所在的楼层。

金圣权好奇:“你上楼干嘛去?”

“喝咖啡啊。”

高杨答得可顺溜,抱着手臂往后一靠,慢条斯理道:“上回老王送了张超两袋什么什么高端咖啡豆,他喝不来又不想送人,我就说放着我喝。”

金圣权想起来是有这么回事。张超早两年减肥健身伤到肠胃,向来喝不惯这种东西,自己倒是喜欢,可也没时间在家折腾,所以两人一合计,干脆放到公司,熟人朋友谁爱喝就上张超那儿磨咖啡豆去,省得浪费王晰一片心意。

“你要喜欢下回我送你点别的豆子。”

高杨失笑:“那敢情好,就不跟你客气了。”

电梯在三楼停了一停,上来几个其他部门的同事,高杨是市场部经理,公司上下人人都认得他这一张标志性的漂亮脸蛋,所以进来的几个纷纷朝他问好,金圣权这会儿就不吭声了,低调得很,好大一个种在角落里低头玩手机,不知给谁回微信消息,到媒体部那层时直接开溜,徒留高杨一人背着手慢悠悠向上。

这就怪不得别人传言张总为小情人要跟远在北美的白月光老婆闹离婚。

“你再来几趟黄子能给我这儿薅秃了。”

八卦风波的中心,年轻有为的小总裁,眼下正吃饱喝足窝在躺椅里准备睡觉。高杨来得正好,张超开玩笑说他晚一步自己就要睡着了,高杨拿那双桃花眼斜他,说哪儿能呀,我刚还碰见圣权,他不是跟你发微信么,你能睡得着?

张超立马板起脸说我是那种人吗?

“哪种?抛弃青梅竹马的出轨渣男?”

“……”

高杨笑着拆了包新的咖啡豆,一股脑儿往机器里倒,“你不是,圣权是。哎张超,不是我说,你俩打算让这传闻再飞多久啊?圣权都回国了,你干嘛还搞得跟隐婚地下情一样,是他见不得人还是你真打算对我们几个吃窝边草了?”

小总裁狠狠一揉鼻子,嘀嘀咕咕说我那不是习惯了吗?

青梅竹马有青梅竹马的好处,自然也有旁人理解不了的坏处。

张超和金圣权认识得早,传闻里有一部分内容还真没说错,他俩是实打实的青梅竹马,从小住对门,所以从读书到恋爱再到步入婚姻,几乎是水到渠成,没出过什么幺蛾子。可读书那会儿学校管得严,虽说他俩成绩都好,老师们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架不住其它同学跟着八卦,闹出许多没必要的笑话,于是两人约法三章,在张超高中毕业前保持地下恋。

偶尔出门约会,他俩也只是相约泡图书馆和钢琴练习室,倒叫几个存心想看热闹的朋友无热闹可看。

好不容易三年过去,张超高中毕业,卯这劲儿想说这下总可以正大光明谈恋爱了吧?金圣权却拿到出国留学的名额,一脸歉然地说宝贝儿这个机会很难得我必须要去。张超能怎么办?满腔喜悦被迎头浇了一盆冷水。可那是金圣权的理想院校,他说起那个名字时眼睛漂亮得惊人,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耍赖说不行你不许去去了就是不爱我。

张超自我安慰我是大人我成年了我要淡定,表面上若无其事对金圣权表示“昂你去吧我没事我在国内挺好”,实则背地里狠狠1551,连着一星期网抑云,在自己的微博小号逼逼赖赖一大堆谁也看不懂的emo文学。

新生报道的第一天,张超就垮起个批脸,差点吓到姗姗来迟最后一个搬进寝室的黄子弘凡。

“我俩谈恋爱开始就没大张旗鼓过,后来领证也是悄悄儿的,就跟双方父母说了一声,圣权说没必要让公司的人知道……”

小总裁躺在椅子上对着天花板絮絮叨叨,高杨确信自己从那一连串话里听见了“妈的狗东西工作狂”之类的字眼。

高杨莞尔。

金圣权的顾虑不是没有必要。他的个人履历已经足够耀眼,父辈也在业界声名显赫,如果再加上“总裁伴侣”这一身份,估计还没迈出半步,人人都愿意上赶着来捧他,所以从小,金圣权就不愿意看到那些,以至于读书入校时花名册上的名字也事先同学校打过招呼,改写作“圣权”。

要不是高杨和他俩认识,张超嘴快调侃过一句金少爷,大约现在仍被蒙在鼓里。

 

蹭完咖啡,高杨想起正事。

“对了超儿,我年假快到期了,下周打算一口气休掉,跟你说过了啊。”

张超刚躺平,准备美美入睡,忽然听到这句,一下扯掉真丝眼罩,匪夷所思地盯着高杨。

“您知道您有多少年假吗高先生?一口气休掉,我看你是想咱市场部彻底停摆吧。”

“哪有这么夸张,现在是淡季,我就算开一个月病假单在家睡觉也不会影响你赚钱的。”

理儿是这个理儿。张超说不过高杨,琢磨半天该怎么补上市场部这个缺,心中名单过了一遍,能压榨的人选挨个儿浮现在他眼前……

“哎不对?黄子前天也跑来找我请假!”

两天前是周一,黄子弘凡一反常态没踩点到公司,反而提着一份星巴克早餐到张超办公室里狗腿子状。上周末张超过得不错,任谁都看得出来他那一脸的滋润和谐,黄子弘凡属于赶上好时候,三言两语便哄得张超给他批假。

粗略一算,黄子弘凡请假的日子和高杨恰好有几天重叠。

张超有些轻微抓狂,抱着脑袋一顿揉搓,最后阴森森地问高杨是不是约好了故意的。

高杨很无辜,但满腹黑水藏不住,对着张超就咕嘟咕嘟开始往外冒。

“这不是,不想给你背小三儿的黑锅吗?”

“一次两次还好,次次都是我……图什么呀,不干了。”

图我有钱?图我长得帅?图我各方面条件好老婆在国外?张超在心里不由自主地接起了梗。

对高杨来说,看戏固然有意思,可唱戏的人变成自己就要掂量掂量。

送走腹黑死党,张超午觉彻底睡不着了,抠抠搜搜从沙发缝隙里找到剩下那只AirPods,拨通了金圣权的电话。

“权。”

“咱俩蜜月是不是还没蜜。”

“要不趁最近不忙补上吧。”

“啊?没,没有,高杨没说什么,是我自己想去好吧?和黄子也没关系,他爱干嘛干嘛,我不给他批假他敢走半步试试?唔……不对,我不是那种人,我不是,嗯!”

“……”

李向哲去贾凡办公室送小蛋糕回来就看见隔壁工位金圣权对着电话笑得乐不可支。

金圣权不知在跟谁打电话,大概率是对象,不然不能这么温柔,一边哄人说嗯嗯好好对对,一边许诺这次一定,立马就去,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李向哲捏着嗓子模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啦~宝~贝~儿~”

金圣权挂下电话给了他一肘击。

李向哲哈哈,问他跟谁打电话呢。

“你说呢?”金圣权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哦,对象呀。”李向哲耸肩。

说的谁没有对象似的~

 

下班前,作为部门主管李向哲收到了金圣权请假的流程单。

李向哲啧啧两声,随手翻了翻金圣权的休假时长,爽快地给批了通过。

金圣权看起来挺高兴,笑眯眯地表示一定会记得给李向哲带当地特产回来,对此李向哲表示,可以,大大的可以,咱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两人下班不是一个方向,李向哲搭贾凡的车,金圣权嘛,据说住得离公司不远,所以一般腿着上下班。关于这事贾凡还偷偷抓着李向哲八卦过,俩人对着搜房软件查找附近,暗地里觉得金圣权有很大率是位富二代。

话又说回来,学艺术回国的,能有几个家里没钱?

金圣权慢腾腾背起双肩包往家方向走,走着走着,忽觉不对,扭头一看马路边有辆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黑色轿跑正以龟速和他一同前进。

金圣权忍不住笑,站在原地敲敲车窗。

驾驶座上,他的小竹马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一推墨镜,装腔作势地咳嗽两声。

“上车吗,金先生?”

金圣权麻溜儿地钻进车内系好安全带。

“去哪?”

“哦,咱爸说今晚烧了好吃的,叫我俩回去吃饭。”

 

fin

 

彩蛋:

1.龚子棋接到调令来搬砖发现不但张超金圣权不在,高杨和黄子弘凡也不在,一个头两个大。

2.金圣权旅游带回来的特产是一个游轮摆件,李向哲拿回家陈列起来,然而几天后贾秘书突然惊慌失措地跑过来说他发现了一个大秘密——张超桌上有个更~大号的游轮。

3.关于张总的新情人是媒体部某金姓员工这件事很快取代了其他传闻。


评论 ( 49 )
热度 ( 634 )
  1. 共1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