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荷

你我本无缘,同人一线牵。sy-荷宴;ao3-water_lily

© 阿荷
Powered by LOFTER

白日梦蓝 11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


接到汇报,王晰面无表情地挂断电话。

他抬头看监控大屏,玻璃房内龚子棋正仰躺在单人床上,一手枕着脑袋,一手握住纸巾揉成的球,规律地一下下往天花板抛。

王晰知道他什么都看不见。

这是心理战,除了玻璃房的全程监控,王晰并不在其它方面亏待龚子棋,该有的东西全都提供,只一样,龚子棋的所作所为都会暴露在人前。龚子棋虽然不适应,但到底受过训练,确认自己逃跑无望后很快冷静下来,不再回应来自研究所的挑衅。

王晰说要给他的朋友们准备一份大礼,龚子棋清楚自己的性子,担心无心之言会暴露更多,索性一言不发。

王晰望着屏幕,漠然道:“冥顽不灵。”......

权超丨蛋糕不分大小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小情侣日常黏糊文学。


时间线:9.12

没开车,但不给发,所以打啵情节特供凹3。


-


饶是张超抵达无锡前就知会过金少爷,在开门的瞬间,金圣权还是惊讶地睁大了眼。

张超没穿白天拍摄用的古装,一身简单的白T配运动裤,黑发毛茸茸的,看起来不久前才洗过澡,然而刘海却一眼可见是特意做的造型,发丝弯成一个不太明显的逗号。松松垮垮的下摆被欲盖弥彰塞进裤腰,更衬得张超腰细腿长,锻炼得当。

金圣权一手扶着门边,从上至下将本该在北京的小男友扫了一遍,意味深长地“嗯——”了一声。

张超咳嗽两声,假意掩饰道:“在你隔壁开了间房。”

他倒是没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来江......

权超丨今朝醉

给哥的22年生贺。

忙了好几天终于赶在生日前赶出来~


这篇算前情番外,正文:【权倾超野·电影特刊】闻风(话说找链接的时候我才发现这篇我以为在中长合集的文居然在短篇系列包里orz......)

剧情里羊凡的部分见仁见智吧,我觉得达不到感情线的标准。


-


汽车开至百乐门前停下时,张超便后悔了。

金圣权先一步下车,神态自若地替上司扶门,张超缩在车内同金圣权对视,一句“不如改日”涌到嘴边,又硬生生被那双柔情似水的眼给逼回去。他骑马难下,赶鸭子上架,面对这灯红酒绿的洋场,是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早知如此还不如在单位多看点文件。

金圣权伸手拉他,笑着...

权超丨优惠券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小情侣日常黏糊文学。


时间线:这两天。

首先,瑞幸能不能给我打钱(dbq)


-


大少爷拖着他那用了六七八九年的红色行李箱回到家时,家里的几只猫都缩在主卧睡得昏天黑地。

家里的另一个主人畏光怕亮,睡回笼觉时不能有一星半点的太阳,所以此刻窗帘都拉得紧紧的,金圣权轻手轻脚进门,环视一周,发现奥斯卡和六六睡在床头,瑞比则贴着被子拱起的那团睡在床尾,正当中蜷缩在被窝里的那一只,黑色的短发压得支棱乱翘,从空调被和软枕当中露出小半张熟悉的脸。

他本意是不想吵到张超,但猫咪们的警惕性远比主人高,听到一丁点儿动静就纷纷抬头,看向门口的便宜爹地。

金圣权赶紧比了个......

?试试 我怎么啥也发不出来

权超丨鸳鸯盟

赶着死线在地铁上摸完的中元节贺

依旧甜的

鬼权 x 人超


前篇:权超丨淤青权超丨情债


-


接连几天的熬夜通宵肝项目PPT后,一个休假的傍晚,张超被金圣权从被窝里挖出来。

“资本主义也没你这么压榨人的……”

张超含糊不清地抱怨,试图再度栽回一米八的大床和周公约会,然而金圣权却一本正经地把人抱在怀里,提出了约会申请。

张超一下醒了,顶着睡得支棱乱翘的头毛,抱着被子迷惑地问金圣权。

“你都没实体怎么出门约会啊?别人会以为我精神病发作吧跟空气讲话。”

金圣权笑得和善,摸摸张超的脑袋表示:“今天可以。”

这话说的没头没脑,但张超睡了大半天的确是腹内空空,当下也没拒绝金......

白日梦蓝 10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10


张超一手被金圣权牵着向前,另一只手捂住口鼻,仔细脚下零碎的砂石土块。

几小时前他们遭遇偷袭,各自皆负了伤,所幸郑云龙早有准备,提前埋伏在半路搭救,然而撤退的过程仍旧不算顺利,许是激烈的打斗影响到附近的承重墙,受气流影响,年久失修的逃生通道不堪重负,硬生生将五人拦路截断。张超眼疾手快推了前面的黄子弘凡一把,自己则被金圣权拦腰往回一带,险些砸伤。

四周尘土飞扬,张超判断了一下,凭他和金圣权两人徒手清理出一条可供通行的小路估计有点困难,便干脆原路折返,寻找新的出口。

既然这地方有一个应急出口,那么再往前应当还有其他......

食用须知

1.凹3的作者名字是 water_lily,签名里写了但我知道有人不会看所以再写一遍,搜作者可以搜到。

2.不教学如何登陆凹3阅读,具体请自学。

3.补档过很多乱七八糟的地方最后回归凹3非我所愿()只能说老家很好,以后也只补到凹3。

4.没有文包。

5.2020.2月及以前作品列表点我 

6.目前在搞声。

7.wb账号:I阿荷I,会发cp疯,有需要可关注。

权超丨玫瑰长夏

现背,我开始胡编。

是小情侣日常黏糊文学。


时间线:这两天。

全篇唯一和玫瑰有关系的就是张超本超。


-


“我好像要死了。”

大中午的,张超刚说服自己从舒适的大床上爬起来洗脸刷牙,推门就看见金圣权呈大字型躺在客厅里。他男朋友难得收拾得有模有样,刘海不乱翘,胡子也刮得干净,看起来一副早起出过门的模样。

张超瞌睡半醒,还有点儿懵,挠挠睡得乱七八糟的后脑勺,含糊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金老师……你一大早几点出的门啊?”

身娇体软的金老师哀怨地飞过来一眼,委屈道:“九点,我的牙医提前了。”

好家伙。张超一个激灵反应过来,金圣权前一阵儿是提过要去牙科挂号,好像有点不舒服,但又...

白日梦蓝 09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原本想写金哥放大招的,结果摸着摸着废话又变多了……下次一定!


-


列车缓缓发动,高杨原本是坐在纸箱上蹂躏黄子弘凡狗头,视线一瞥,发现张超正在忙着哄孩子。

他眼神一挪开黄子弘凡就不乐意了,扑过去抱住高杨大腿,嘴巴里嘟嘟囔囔些乱七八糟的话。高杨揉了半天对方毛茸茸的后脑勺,突然说:“你觉不觉得有点儿不对劲。”

黄子弘凡闻言顺着他视线看去。

金圣权站在门边,单手扶着内侧把手,神情莫名紧张。应该说他整个人都不对,后背和下巴不约而同紧绷,像预知危险的野兽,时刻准备逃跑。金圣权左手抓住张超,右手五指死死扣在门上,怎么掰都掰不开...

白日梦蓝 08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08


对于蔡程昱的突然来访,余笛并不惊讶。

盘根错节在地下的灰色王国总得有位国王,虽然余笛不承认,但不妨碍其它人对此默认。这位据说学问颇好,曾经的大学教授多年来只公开提过一次,说自己会在这儿完全是因为一个承诺,替某位老朋友看场子罢了。

余笛长相温文尔雅,和这块恶意滋生的土地格格不入,最开始少不了各式各样的麻烦,但都让他四两拨千斤地化解了。

几年前来过一帮外地流窜至此的小团体,四处打砸找人麻烦,嚣张得很,看余笛一副文弱书生模样便连着烧了三间铺面死了十来个弟兄,放话出去要取他而代之。狠话传到余笛耳朵里,他竟也不气,连面都没露就叫人...

权超丨势均力敌

现背,是谁又在造谣。

久违的暧昧期推拉文学(存疑)


时间线:19年北京场不说再见


-


连金圣权自己都说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回国参加北京场的不说再见。


最初定下的名单里没他,理所当然,谁让金公子在大洋彼岸进修?分身乏术就是最好的理由,就为这个,节目刚结束的巡演金圣权也一场没去,别人是全勤,轮到他就是全缺勤。

兄弟们开玩笑说他参加节目参加了个寂寞,最热闹的尾巴都没赶上,也不知道图什么。

金圣权万般无奈,心说我也不想啊,谁知道那会儿会高烧不退呢?

他不但没赶上最终场的录制,没能和张超说清楚一切,还稀里糊涂占了人家便宜就跑。事后金圣权对换立场仔细思考,不得不......

白日梦蓝 07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07


奔波半夜,交流完情况后众人不约而同感到一股疲倦。

蔡程昱张罗大家伙儿先睡,唯一的卧室让给了受过伤的高杨,黄子弘凡也不多推辞,推着困到飞起的人便一头扎进主卧。剩下蔡程昱心里一合计,金圣权估计不肯让张超离开视线,便识趣地把宽敞的客厅让给那两人,自己抱着毯子去书房凑合。

熄灯后,四下皆静,张超躺在沙发上望着黑漆漆的天花板,隐约听见远处一点轰隆的音乐。

长夜难眠,不单纯是因为陌生的环境。张超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拉动身上盖的毛巾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里轻声问:“你睡了吗?”

双人沙发无法容纳两位成年男性,金圣权不假......

有 瘾

现代都市paro

上司权 x 下属超


省流小助手:打开凹3一键查收。


-


张超坐立难安。

傍晚七点,月底的各部门例会,他那年纪轻轻且一身少爷病的顶头上司正在出差的酒店里隔着电脑屏幕凝神听同事们挨个儿汇报。

线上会议的窗口统共就那么点大,看视角金圣权应该是在套房的小会客厅里,沙发露了一个灰色的角,脸色平静神情专注,屏幕下方若隐若现的手正不断摩挲杯沿——张超心烦地握紧手中的马克杯,低头喝了一大口。

他才刚挪开视线半秒,耳麦里边传来沙沙写字的动静,张超调整好心态在办公桌下换了个坐姿,心中默默过了一遍等下自己的工作汇报,一抬头,发现金圣权在低头写字。

新潮和守旧两种模式在这......

白日梦蓝 06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06


被顶头上司重点关照后,蔡程昱努力作出无事发生过的模样离开办公室。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他走出电梯时迎面撞上当年一道培训一起入职的同期,对方怜悯的眼神像是在告诉蔡程昱,所有人都知道龚子棋就是那个可疑的叛徒。

当然蔡程昱并不相信。

在阿云嘎面前他也这样说,“不可能是龚子棋。”蔡程昱斩钉截铁,没有丝毫犹豫,坚定的目光像黑夜中逆风而行的火炬。阿云嘎没有惊讶于他的直白,反而拍了拍蔡程昱的肩膀,语气温和地说我也希望不是他。

外头天色已黑,蔡程昱抓紧单肩包的背带,顶着朦胧月色出门。他满心满脑想着等下要去安全屋和张超他们见面,心中既担...

白日梦蓝 05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前文:白日梦蓝 01


05


柔软的懒人沙发使得高杨昏昏欲睡,黄子弘凡检查过电力和安保系统都没问题后,就进到里面倒水,再次出来时手里还多了片白色的消炎药。

高杨本就因为失血和跑步而感到脑袋发晕,看到药片条件反射地皱起脸,抗拒道:“不要。”

他模样好,宜男宜女,且喜且嗔,不然当初也不会把黄子弘凡迷得团团转。只不过那会儿高杨当他是小狗,招招手就会尾巴甩甩扑过来,一段时间不搭理也没事儿,所以没理会龚子棋的善意提醒,笑眯眯地说对呀我也喜欢你。

结果养熟了才发现眼前这人哪是狗啊,分明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狼崽子。

黄子弘凡半蹲在沙发边,连哄带讲理地说......

权超丨高热

现背abo,4k+

Alpha佩戴止咬器设定

权超丨低烧的前篇。


省流小助手:打开凹3一键查收。


-

张超有些后悔自己鬼迷心窍的提议。


北京夏天炎热,雷阵雨时不时地跑来凑热闹,张超前脚进水果店还是阴天,后脚扫码结账便听见了远远地传来打雷声。抬头看去,天边遥遥飘过来几大朵灰黑色的云,的确是有一场大雨要来。

一个钟头前张超收到短信,金圣权发给他,一连串的流泪猫猫头坐实了二人早上的猜想。

Alpha的易感期这一次也准时光临,早上洗漱时金圣权还乌鸦嘴的自言自语说我总觉得今儿有点不太舒服,不会是要易感期了吧?

隔壁衣帽间里张超翻箱倒柜找自个儿的夏季运动裤,吐槽说就您这生理......

白日梦蓝 04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棋杨超是室友。

前文:白日梦蓝 01


-


世界两极分化趋势加大这一现象在五十年前就被社会学家们认为是不可逆转的。科技高速前行的今天,一方面是以“社区”为代表的的优良生存条件,另一方面却是大大小小夹缝求生的“城寨”的繁衍。

这世上有很多人,受制于各方因素,永远也达不到更高层次的生活条件,可人活着总得想办法把日子过下去,于是城寨应运而生。


听到黄子弘凡说话这么不客气,张超顿时也不痛快了。要不是高杨临走前落下那句“找黄子”,他才不愿意来这儿呢。

“你当我乐意来?”张超在门外冷笑,毫不留情地说这破地方也就你神经兮兮喜欢,高杨都不愿意跟你住。...

权超丨夏天的糖化了

抓紧时间摸了一点,短的

时间线:最近吧谁知道呢除非光哥告诉我们具体日期【。】


-


一群人嘻嘻哈哈涌进体育场配套的更衣室,黄子弘凡冲在最前面,毛巾往脑袋上一甩就嚷嚷热死了要洗澡,头也不回地冲进淋浴间;陈博豪在后头翻自己带来的沐浴露,随口问了句“哎你们要不要用我新买的洗发水?”话音刚落,洪之光在隔壁冒出个头,一脸欣喜地说太好了,我忘带洗发水了。

金圣权走得最慢,进门时兄弟们已经作鸟兽散,他脖子上搭着一块白色的用来吸汗的小毛巾,刘海风吹得乱七八糟,出了汗在额头上黏作一团。张超的柜子就在他边上两个,金圣权理所当然地在路过时摸了摸小朋友同样乱糟糟的脑袋,随后收获张超的怒瞪一枚。

金圣权......

白日梦蓝 03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棋杨超是室友。

前文:白日梦蓝 01


-


金圣权后背正中有一条直到诡异的疤,上至后脑勺没入头发,下至裤腰向里,沿着脊椎骨长长的一道,大约手指粗细,肉色泛白,和周围肤色格格不入,看起来尤为渗人。

这不是车祸和意外能解释的伤口,疤痕笔直整齐,简直是绝妙的外科佳作。

先前张超提过金圣权身上的旧伤蹊跷,但这家伙一副和现实世界连接失败的模样,高杨便自动自发认为都是小问题,不要紧。但现在一看,似乎并不尽然。

高杨突然开口:“他小时候没有超能力吧?”

张超微愣,接着迅速摇头否认,说怎么可能,都是普通人,圣权除了个子高点儿没什么跟我们不一样的。

高杨...

权超丨低烧

现背abo

Alpha佩戴止咬器设定


-


北京漫长的夏天从大学期末考开始。

日头当空照,张超在央音小小的校园里陀螺似的转悠好几天,总算考完所有学科,向辅导员申请了提前离校回家。他是好学生,又参加过节目小有名气,老师们从不为难,很爽快地批了通过。

张超埋头在宿舍收拾行李时几个室友小学弟从食堂打饭回来,首当其冲的那个拎着一份黄焖鸡套餐,鼻子却东嗅嗅西闻闻,然后开玩笑说:“超哥,你身上的alpha味也太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天天跟谁鬼混呢。”

张超冲他一笑,劈头盖脸砸过去份五线谱,顺手将笔记本电脑塞进双肩包。

“啊?超哥不是还没alpha伴侣吗?”另一个beta室友茫然发问。......

白日梦蓝 02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棋杨超是室友。

前文:白日梦蓝 01


02


在龚子棋到家前,高杨和张超已经把金圣权围起来研究了好几遍。

吃饱喝足洗干净的人乖乖盘腿坐在地毯上,任由张超他们抛出问题。金圣权不是有问必答,但每个问题都听得很认真。只是有些东西他似乎自己也说不上来,而另外一些能回答的,则像是太久没和外界交流失去了基本的语言组织能力,说得断断续续。

好在张超问的几个关于他俩小时候的事金圣权都能对上七八成,这才避免更多的怀疑。

这过程中高杨一直在打量金圣权。

金圣权穿的是张超之前买大了的一套运动装,尺码刚好合身,只是裤腿显短,露出一截苍白的脚腕。他坐在那儿,后背微驼,洗过......

突然发现新坑和别的老师撞标题了,紧急换一个。

白日梦蓝 01

我流未来科幻(大概)

棋杨超是室友。浅放一个新坑看看。


01


高杨温柔无比地问,张超,你确定他不是附近精神病院跑出来的?

这儿方圆十公里都没精神病院。张超从厨房里端出碗热气腾腾的饺子,边说边给了高杨一个白眼,把吃食推到桌对面。

“而且我认得他,你别胡说八道。”


无怪乎高杨如此质疑,眼前的男人进门时不可不谓形容狼藉,活像是徒步迁徙了几天几夜的流浪动物,满脸写着迷茫和警惕,亦步亦趋跟着好心人张超回家。高杨不过是惊讶地从沙发后面冒出个脑袋,还没张嘴,男人就猛地回头跟他对上视线,抿紧嘴唇,神情严肃,一手抓住张超,说什么都不肯再挪动半步。

“超儿,”...

野火 & 心怀不轨的重开通知

今晚8点重开,7.2截止,不做二刷

滑动P2见预售(现货)

或者:橙色连接点我(余量链接更新于7.20)


之前受教材风波影响所以大部分都退款处理了,具体见:关于心怀不轨和野火退款通知

之前的本宣见:这里(原版的链接和店铺已作废)

工作室通知我可以上就尽快上了,顺便问了几个可能有人关心的问题。


Q:之前未退款的怎么办?

A:工作室承诺未退款的订单会统计后照常发货。(如果不放心可以退了重拍!)


Q:微店购买的怎么办?

A:工作室说会微店需要过几天才可以上新,具体咨询下客服比较好qwq

斑斓 15(完)

半现实背景

全新的胡编乱造文学

假如他们没那么熟


前文:斑斓 01

*完结啦~全文大概5.7w字,可放心阅读惹。


15


音乐会的巡演终于走到最后一场,嘉宾名单依然没填上任何人的名字。

如果说前面所有的showcase金圣权都没出现是因为档期冲突,那么这最后的演出他无论如何也该亲自来看一眼。

“至少我是这么觉得的。不然他给你送这么多花意义在哪儿啊?逗你玩儿?耍谁呢这是。我跟你说啊张超,金圣权他要是再不露面,听我的,咱不搭理他了,我跟梁朋杰再喊上方书剑去现场给你加油打气咋样?爱来不来……多稀罕似的……”

黄子弘凡巴拉巴拉一大堆,口干舌燥地喝了一大口店内招牌的暴打渣......

关于心怀不轨和野火退款通知

已拍下的麻烦大家按流程申请退款


具体原因和通知工作室已经在tb发给各位了😭

(受教材风波…)

后面会重开,对我来说也是一件很困扰的事情,只能说希望大家多包容。

重开会再作通知!

斑斓 14

半现实背景

全新的胡编乱造文学

假如他们没那么熟


前文:斑斓 01


14


当一个人开始陷入爱河,肯定表现得和平时不太一样。


“问题是张超他居然开始向我打听我跟高杨平时都怎么相处的!还拐弯抹角地问我俩平时怎么约会,会不会送礼物,有没有感觉到哪里特别……?”

黄子弘凡一脸扭曲纠结地复述自己和张超近期交流的内容,但无论他怎么简化语言,身边两人都被他逗得不断发笑。

高杨嘛,色如春水生花,脸上一般很难出现崩坏的表情,大部分时候都含着淡淡笑意,仿佛认真听讲的好学生;和他相比龚子棋就夸张多了,歪七扭八地靠在沙发里,一手捂住脸,忍得肩膀直抖,连带着沙发都一颤一颤...

斑斓 13

半现实背景

全新的胡编乱造文学

假如他们没那么熟


前文:斑斓 01


13


“我有过女朋友,三任,每任都谈了至少两年。”

“还有一位喜欢过很多年的前辈,是姐姐,比我大七八岁,单身未婚。”


金圣权没有任何理由对张超产生名为爱的情绪。

张超是很好,各方面都表现得非常优秀,金圣权也承认他被这位老天赏饭吃的,勤奋且认真的小朋友所吸引。欣赏,赞许,期待,渴望……色彩斑斓的感情远比猫咪毛线球更复杂,蛮不讲理地被命运的大手揉搓到一起,堆出小山似的一座扔到他面前。这种热烈冗杂的情绪金圣权无法处理,所以在命运的每一个岔路前他都假作不知,试图糊弄过去,然后,宿命同他开...

斑斓 12

半现实背景

全新的胡编乱造文学

假如他们没那么熟


前文:斑斓 01


12


对于行动派来说,冒险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有了高杨的先例,张超那颗筹办音乐会的心蠢蠢欲动,很快拿定主意,联系上在北京的经纪人。他公司对此乐见其成,确认过张超的意思后立马着手去办。

从场地到乐队再到音乐版权,没等张超从首都机场出来,助理就迅速接到电话汇报说“要去签合同”。

张超站在行李带前感受着北京和上海的温度差异,颇为意外。

“这么快?”

“张老师,不都是你要求的吗?”助理替张超推着一只大号行李箱,边走边解释,“其实姐前天晚上就给我打电话了,那会儿咱们刚好在演出。”

“噢,...

1 / 22
TOP